平凡的人 / 精華 / 中藥藥性的陰陽轉變規律

分享

   

中藥藥性的陰陽轉變規律

2021-01-21   平凡的...

自古以來中醫(世醫)的神祕莫過於用藥的神奇,而用藥的獨到莫過於陰陽的轉變,何為陰陽的轉變呢?常聽人説中醫不傳之祕在於藥量,其實藥量只是一部分,我説其實中醫不傳的是藥物的陰陽轉變規律,為推廣我中華國術,提高臨牀療效特將天機述於有緣之人。

陰陽轉換大法

1.基本概念

1)任何事物陰陽的屬性都不是一定的,是隨外界環境改變而改變的。

2 應用在治病中首先要以所治療的患者為基本參照物,而後立藥物的陰陽,而不是以藥物本身去立陰陽(很重要哦)。

3)藥物陰陽的確立是以藥物的濃度、氣與味的厚薄、温度為基本變量展開的。

4)陰陽在藥物中的體現是以量變而變的,具體為重陰必陽,重陽必陰

就是在一個太極中,陰陽平衡時,陰是陽的二倍或者陽是陰的二倍,比如陰是陽體積的二倍,而同時陽又是陰質量的二倍等等。

5)改變物質的量就將改變了物質的陰陽屬性(在一定範圍內)。

2. 舉例應用

如一人體温為36.8度,你給他一杯水,如果水低於18.4度就是趨於陰性的水,陰則相下,向裏,你喝下去覺得肚子裏很涼快,那水對你來説就是淡味的涼藥,為什麼是淡味的呢?這是與你身體的酸鹼度對比而言的。但如果你喝的是73.6度以上的熱水,那水就是趨於陽性的水,陽則上行,趨於表,你喝下去一會就出汗了,那水對你來説就是淡味的熱藥。 


同樣是水同樣是一個人,温度變了,藥的陰陽屬性就變了,其實中醫很科學很簡單,其實內經中講的“要”也就是參照點的改變,一樣的藥在不同人身上藥性不同就是這個道理,中醫難嗎?很難不告訴你這個原則,你光研究藥那你研究去吧,這一輩子,未必能精通幾味藥,人有500變,有84千演你就是窮其一生也不能精通多少。

3. 陰陽法則

陰陽各自有不同的運動規律,不可完全混淆套用,應因性而辨,因辨而用。

如味之薄者為清陽,清陽出上竅:味之厚者為濁陰,濁陰出下竅;如氣之厚者為陽;氣之薄者為陰。因有氣之薄者為陰,所以有茯苓利水而下行之功。

陰陽轉變凡此種種,陰陽不在藥性而在人心,人使之陽則陽,人使之陰則陰,至此則藥無有陰陽矣,至此可知為何滋陰寒涼一派,與火神一派,用藥天差地別而能各自取效,而後輩仿之則不效而多出偏,實未得真傳也。今有緣者得之,仔細玩味,可造福一方,揚我國術,振興我中華,不辱歧黃之旨。

以上僅為代言醫藥淺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僅供參考。

“人心”為用藥者之心,用藥之人要明陰陽轉化之理,正所謂陰陽同根,如舉例的水,你要它呈陽性,它就是陽性,你要它呈陰性,它就呈陰性,全在人應用。心通陰陽轉化之理,可無藥不陰,可無藥不陽,故藥已無陰陽,而陰陽在人心。

在比如咖啡,少量喝時能促進睡眠,多量喝時就是興奮了。有些人體質不同,多喝促進睡眠,少喝卻興奮,奇妙啊!

記得王洪圖在講《內經》時也曾感言,治療失眠與多眠用的方子是一樣的都很有效,但劑量卻相差很大,就是這個道理。

常言道物極必反,就是陰陽屬性在一定條件下轉換了,中醫是取象比類的科學,多觀察自己的周圍,隨處都是大道。

在學中醫的方劑組成及其變化時,曾聽到過一位資深望重的老中醫告知:“中醫不傳之祕在於藥量”,同一種中藥,用量不同,作用不同,甚至可以完全相反的作用,個體不同,劑量也會不同。

例如:

黃芪——其利尿作用在20克以內明顯,30克以上就趨向抑制;其對血壓影響,15克以內可升高血壓,35克以上反而降壓。有氣虛症狀時,用炙黃芪,無氣虛症狀,則用生黃芪。

柴胡——在小柴胡湯中為君藥,用量大於其它藥一倍有餘(能透邪外出),而在逍遙散中為臣藥,用量與各藥相等(起疏肝解鬱作用),在補中益氣湯中為佐藥,用量極小(取其升舉清陽的功能)。

白朮——常用量能健脾止瀉,大劑量用至30~60克,則能益氣通便。

紅花——少用可養血,稍多則活血,再多則能破血。

薄荷——用3克以疏達肝木,用至15克以發散風熱,清利頭目。

桂枝——用量不到5克,取其温通陽氣,增加膀胱氣化功能的作用;用至10克,則温經散寒,解肌發表,以祛除在表之風邪。

川芎——小劑量可使子宮收縮加強,大劑量反而麻痹子宮。

枳實——小劑量能使心臟興奮,大劑量使之抑制。

還有很多不一一例舉。

中醫治病的根本不是病,而是人,而每個個體的差異不同,用藥劑量也會不同。

藥性陰陽為基礎,為不易,計量、方劑組合,人體環境等都會影響藥性發揮,此為變易,變易才是用藥最高境界。“中醫治病的根本不是病,而是人,而每個個體的差異不同,用藥劑量也會不同”,一句堪為中醫經典總結和昇華。

藥性陰陽論

藥有氣味濃薄不同,輕重不等,寒熱相雜,陰陽相混,或氣一而味殊,或味同而氣異。

清陽發腠理,實四肢,清之清者也。濁陰走五臟歸六腑,濁之濁者也。清中清者,養榮於神,濁中濁者,堅強骨髓。氣為陽、氣濃為純陽,氣薄為陽中之陰,氣薄則發泄,氣濃則發熱。

味為陰、味濃為純陰,味薄為陰中之陽,味薄則通,味濃則泄。辛甘發散為陽,酸苦湧泄為陰,淡味滲泄為陽,酸苦湧泄為陰。辛甘淡之熱者,為陰中之陽,酸苦鹹之寒者,為陽中之陰。

茯苓淡,為在天之陽也,陽當上行,何為利水而泄下?內經雲,氣之薄者,乃陽中之陰,所以利水而泄下,然而泄下亦不離乎陰之體,故入乎太陰也。

麻黃甘、為在地之陰也,陰當下行,何為發汗而上升?內經雲,味之薄者,乃陰中之陽,所以發汗而上升,然而升上亦不離乎陽之體,故入乎太陽也。

附子氣味俱濃,其性熱,乃陽中之陽,故經雲,發熱。

大黃氣味俱濃,其性寒,乃陰中之陰,故經雲,泄下。

淡竹乃陽中之陰,所以利小便。苦茶乃陰中之陽,所以清頭目。

藥有寒熱温涼平和之氣,辛甘淡苦酸鹹之味,升降浮沉之性,宣通補瀉之能。內經曰,補瀉在味,隨時換氣,故升以散之,散其在表拂鬱也。甘以緩之,緩其大熱大寒也。淡以滲之,滲其內濕,利小便也。苦以泄之,泄其上升之火也。酸以收之,收其精散之氣也。鹹以軟之,軟其燥結之火也。春氣温而宜用涼藥,夏氣熱而宜用寒藥,秋氣涼而宜用温藥,冬氣寒而宜用熱藥,此特四時之正耳,若病與時違,又不拘此例也。假如夏月忌發散,苟表實極重之症,雖用麻黃一兩何妨,其餘可以例推。病在上而宜用升藥,病在下而宜用降藥,病在外而宜用浮藥,病在內而宜用沉藥,故經曰,升降浮沉則順之,謂順其升降浮沉藥味之性也。

中醫時間觀與用藥

擇時用藥符合中醫陰陽學説的觀念,以及人體內陰陽變化調節的規律性,是根據自然界的陰陽變化對人體的生理及病理的節律的影響,結合人體的氣機的升降和營衞的運行規律,考慮藥物的升、降、浮、沉及藥物寒、熱、温、涼四性,扶正與祛邪及病邪的位置等,通過選擇最佳時間用藥,以使之最大限度地發揮治療作用,並減輕毒副作用和降低使用劑量的一種方法。《素問·六節藏象論》曰:

“謹候其時,氣可與期,失時反候,五治不分,邪僻內生。”

《素問·髒氣法時論》雲:“合人形以法四時五行而治。”指出治療疾病要順乎自然,擇時治療。《素問·刺瘧論》載:

“兒治瘧先發,如食頃乃可以治,過之則失時也。”

強調治療要善於把握時機。

1、根據每年運氣的變化治療

自然氣候由於有五運太過不及和六氣司天在泉的變化,對人體發病有一定的影響。在治療時應考慮到運氣的變化。

《三因極一病方論》根據歲年運客氣的變化提出了每年的主用方劑和按時加減法,如辰戊之歲,主用靜順湯,加減法為大寒至春分去附子,加枸杞子,春分至小滿,原方加枸杞子,小滿至大暑原方去附子、木瓜、乾薑,加人蔘、枸杞子、地榆、白芷、生薑,大暑至秋分原方加石榴皮,秋分至小雪原方不加不減,小雪至大寒原方去牛膝,加當歸、芍藥、阿膠。如此嚴格按時用藥,表明因時施治在治療疾病中的作用。

我國名老中醫蒲輔周,於1954年在石家莊以白虎湯為主治療流腦,取得了滿意療效。1956年,北京流腦大流行,醫療隊效仿蒲老的治療方法治療卻無效果。後請教於蒲老,蒲老認為治病要了解歲運的變化,1954年天氣乾燥,暑熱偏盛,故用清泄暑邪法能獲效,1956年濕氣偏盛,暑邪夾濕為患,當清暑泄熱、通陽利濕法治療,驗之果效。

運氣學説既注意到了四時氣候往來寒暑的一般特點,也注意到了各個年份在氣候上和疾病的共同特點與不同點,而總結出來的一套規律和推算方法,是中醫獨特的時間治療學。由於疾病不僅受到時間的影響,還與生活條件、心理狀態有密切關係,在運用時需要靈活掌握,不能機械照搬。

2、發病季節不同,治療有異

《素問·六元政紀大論》就曾指出:

“用寒遠寒,用涼遠涼,用温遠温,用熱遠熱,熱無犯熱,寒無犯寒。”

的用藥原則。指出了用温藥勿犯天時之温氣,用熱藥勿犯天時之熱氣,用涼藥勿犯天時之涼氣,用寒藥勿犯天時之寒氣。張仲景在《傷寒論》中提出:

“春宜吐、夏宜汗、秋宜下”、“白虎湯立夏後,立秋前乃可服,立秋後不可服”

等因季立法治療觀點;李東垣根據四季變化不同及發病不同制定了四季時方:

“春宜補中益氣湯,夏宜清暑益氣湯,秋宜昇陽益氣湯,冬宜神聖復氣湯”

等等。如感冒,由於發病季節不同,而治療方法迥異。

風寒多見於冬夏,宜用麻黃湯、桂枝湯;

風熱多見於春季及初夏,宜用桑菊飲、銀翹散;

感冒見於夏季者,常偏暑熱,宜用香薷飲、白虎人蔘湯;

感冒見於長夏者,因氣候多偏暑濕,方宜用三仁湯、羌活勝濕湯;

感冒見於秋季時,因氣候多偏燥,方宜用桑杏湯、杏蘇散。

就是同一證候發病不同季節,用藥也不相同。如風寒感冒,冬天輒用麻桂之屬辛温散寒發汗,夏天氣候炎熱,腠理疏鬆,易汗傷津,麻桂就當慎用,宜用荊芥、薄荷發汗力較輕的藥物,暑盛則用香薷之屬。

3、運用月節律辨證施治

月用藥施治此法是根據病情選擇在一個月中的某幾日進行藥物治療,常用於婦女經、帶、胎、產等疾病的治療。《素問·八正神明論》強調

“月生無瀉,月滿無補,月廓空無治,是謂得時而調之”

認為月生之時,機體氣血空虛,不可施用散瘀之劑,應施以補益氣血劑;月滿之時,氣血充盛,不應峻補,應施以散瘀、祛邪之治。後世醫家在此基礎上,總結出一套完整的對月經病、帶下病及不孕症等婦科疾患的時間治療方案。中醫治療月經諸病,都主張在月經來潮前7日開始治療,至行經時終止。這是因為這段時間,衝脈任脈之經血下注胞宮,胞宮氣血逐充盈,功能旺盛,此時投藥治療能借胞宮功能旺盛之時增強抗病能力,排邪外出,有利於調整月經節律。

4、運用日節律辨證治療

根據晝夜變化擇時用藥是中醫時間治療學一大特點,並在這方面積祟了豐富的經驗,古人早已發現在自然環境週期變化影響下,人體陰陽氣血的消長盛衰晝夜變化,因而用藥也應根據晝夜節律加減、調整,以取得最佳療效。

明·薛己《校注婦人良方》認為,補中健脾的補中益氣湯,益腎壯陽的金匱腎氣丸,益氣之六君子湯等温陽、益腎、健脾方藥,應在清晨、上午服用效果最佳;

《證治準繩》載“雞鳴散”有祛濕化濁、行氣解鬱、通絡除滯等功效,應在平旦雞鳴時服用最好,

又如“澤漆湯”治咳喘病脾虛不適、水飲內滯者,宜“温服五合,至夜盡”;

菌陳五苓散”治黃疸病濕重於熱者,應“先食服方寸匕,日三服”;

十棗湯”治懸飲症要在“平旦服”,

葉天士《臨證指南醫案》指出:

“早用温腎陽之藥,晚用補脾氣之品,晨滋腎陰,午健脾陽,早服攝納下焦,暮進純甘清燥。”

俱是遵循晝夜節律,選擇最佳用藥時機,根據不同證型,在不同的時辰投入不同劑量的藥物,以得“天地之旺時而祛邪”的目的。

5、根據病位擇時用藥

病位在四肢者

宜清晨空腹服,早起後人體四肢血脈流暢,有利於藥力抵達病所,被人體迅速吸收,發揮療效。

病位在腰以上者

宜飯後服藥,飯後服藥可減少藥液滲入大腸,利於藥力上浮而接近病灶。

病位在腰以下者

宜飯前服藥,飯前服藥藥物不被飲食阻滯,有利於藥性迅速下沉吸收抵達病處。

病位在骨髓者

宜夜晚(21時~23)服藥,此時人體代謝活動,氣血運行趨緩,藥物在體內代謝也相對趨緩,藥效相對延長,有利於腎臟和骨髓吸收。

6、根據藥性、功效擇時服藥

中藥具有寒、熱、温、涼四種不同的藥性,臨牀用藥時,熱性、温性藥宜乘藥液温熱時服下;寒性、涼性藥宜藥液冷卻後飲服,此服藥之法,取其“寒則熱之,熱則寒之”之理,即寒性病用温性、熱性藥而熱服之,以加強藥物的温性而提高療效;熱性病用寒性、涼性藥而冷服;以達到更好的降温和瀉火作用。

發汗解表藥宜午前服

午前為人體陽中之陽分,此時可以發汗,增強藥效。王好古在《此事難知》中説:

“汗無太早,非預早之早,乃早晚之早也。謂當日午以前為陽之分,當發其汗。午後陰之分也,不當發汗。故曰汗無太早,汗不厭早,是為善攻。”

益氣昇陽藥宜午前服

午前為陽氣升發向上之際,投以升浮之藥,有利於陽氣的提升和祛除病邪;

催吐藥宜清晨服

此時服藥借陽氣上升外達之機,加強藥物上達外透之力,使邪外出。

利水滲濕藥宜清晨服用

此時人體胃內已基本排空,投以利水藥物便於體內吸收,加之人體此時陽氣漸漸升發,有助於氣化水濕,以增強藥效;

驅蟲藥和瀉下藥宜午後、晚上或入睡時空腹服

根據寄生蟲的活動特點,結合人體陰陽消長和自然界陰陽節律,此時用驅蟲藥可促使蟲體與病邪隨大便而出;

滋養陰血藥宜入夜空腹服

21時~23時人體腎臟最為空虛,補陰極宜,同時,空腹服藥也有利於被人體迅速吸收;

安神藥宜臨睡前服

安神藥宜臨睡前服,以保證患者較快入睡。

7、六經病的最佳服藥時間

張仲景《傷寒論》中提出的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陰、厥陰的欲解向愈時間,分別是該經是旺盛之時,此時投藥能借經氣旺盛之時驅邪外出。六經病欲解時的“上”應作“前”理解。如“太陽病欲解時從巳至未上”,未前面的時辰為巳午。因未時陽氣漸衰,巳不是太陽主時,再加上服藥後還有吸收發揮作用的過程,未時服藥已不最佳時間。

因此,六經病的最佳服藥時間是:

太陰病為巳午時,

陽明病為申酉時,

少陽病為寅卯時,

太陽病為亥子時,

少陰病為子丑時,

厥陰病為醜寅時。

中藥不傳之祕,在用量上。用量的多少直接影響到治療效果。因此,在確定用量時,應注意以下10種不同情況:

體質不同:體質虛弱者,對藥物的耐受程度差,用量過大易發生藥物不良反應,故宜酌情減量;體質壯實者,用量可稍大。

病情不同輕病下藥過重,藥力太過,反傷正氣;重病下藥過輕,則藥力不足,達不到治療目的。

性別不同男性用藥量可稍大一點;女性有月經、懷孕和哺乳等生理特點。故用藥量宜小。

年齡不同一般情況下,10歲以上兒童,可用成人量的2/3510歲,可用成人量的1/225歲,可用成人量的1/31歲以內的嬰兒,可用成人量的1/4或更少;60歲以上的老人藥量應低於中青年的1/2---1/4

藥性不同:凡使用毒峻烈藥,須從小量開始,再根據服藥後患者的情況而增減;如病勢已退,即停服,不愈則酌量增加。

配伍不同:在方劑組成中,有主藥和輔藥之分。一般來説,主藥用量重,輔藥用量輕。如小承氣湯與厚朴三物湯,都由大黃、厚朴、枳實組成,前方重用大黃主攻下,後方重用厚朴主利氣。單味藥用於急救,如用大黃治療中毒性菌痢,用獨蔘湯救治血崩虛脱,用量均可加大。

藥質不同:如花、葉之類質地輕及有效成分易煎出的藥物,用量不宜過大;質量不易煎出有效成分的藥物如礦石、貝殼之類,用量宜重。過於苦寒的藥易傷脾胃,用量宜少;甘平之藥用量可稍大。

劑型不同:同樣的藥物,湯劑比丸、散劑用量要重;複方應用比單味用量要少;鮮藥用量比干藥用量應多一倍以上。

地區不同:如用麻黃髮汗,南方氣候較熱,人易出汗,用量宜小,一般用5克左右;而北方天氣較冷,不易出汗,北方人體質又較結實,故一般可用至10克以上。

炮製不同:中藥的生品、炮製品及採用不同的炮製方法,其有效成分的含量也有變化,用量亦應有所區別。如鮮檳榔切片,檳榔鹼含量高,用量可稍小,而幹品水浸近一個月(每日換水)再切片,其檳榔鹼含量降低,故用量宜稍大。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繫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