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泰wjr圖書館 / 1.1至6月 / 邱老用藥心法(1):臨證用藥對投藥劑量的...

分享

   

邱老用藥心法(1):臨證用藥對投藥劑量的選擇

2018-05-23  康泰wjr圖...

邱健行教授出生於番禺中醫世家,自幼耳聞目睹長輩濟世救人之術,1965年從廣中醫中醫系畢業後開始了“中醫人生的歷程”;在清遠工作期間,拜當地名醫黃峯主任為師,逐漸掌握了中醫治病的精髓,人稱“小黃峯”;1974年被任命為清遠中醫院業務院長。期間結識了他的岳父佛山名醫管銘生(1978年被授予“廣東省名老中醫”),岳父祖上三代都是佛山有名的中醫名家,第一代是清代二品軍醫官管金墀(chi);管銘生老先生精通《傷寒論》善治內科疑難雜症;邱老從岳父身上學到了精湛的醫術,一生行善的高尚品德,為日後行醫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邱老喜歡讀的中醫書《內經》《傷寒論》《金貴要略》《陳修園醫著》《鄧鐵濤臨牀經驗輯》。


邱老在用藥方略上,首先強調 “藥物治病,用量要準”,臨證時:

第一要估計患者體質強弱,強者用量宜大,弱者劑量宜小;

第二要度量病勢輕重緩急,重症急者宜用量重,反之則輕;

第三要考慮患者的飲食、居住勞作以及族羣的風土人情、 行為習慣和季節、地域變化。

在投藥無效時,須細究其因,是藥不對證,還是藥不勝病。

若藥不勝病,即使辨證準確,無異於養奸為患,任邪猖狂,疾病難愈。

藥輕病重,尤如隔靴搔癢,無濟於事。

反之藥重病輕,誅伐無過,則誤傷正氣,病亦難除。


因此用藥的劑量大小一定要與病情程度、體質強弱相對應,反對不加思
索地平均用量,主張突出君藥,劑量足大,主領全方合力,直搗病所。



例如:一王姓乳娥患者
症見咽痛,高熱(T39.5'I),頭身痛,咽充血,



雙側扁桃體三度紅腫伴有化膿點,舌紅苔薄黃少津,脈洪數,

先予銀翹散、桑菊飲加減,效果不顯;

後考慮熱毒深重,藥輕病重,於是在上方中加入:


崗梅根、板藍根各30g,水牛角30g,石膏30g,

增加大劑清熱解毒、清氣涼血之品,服藥當晚即熱退身涼脈和緩。


又例如,一陳姓女病人,便祕20餘年,無便意,排便無力,臨廁努掙則大汗、乏力,靠服“常潤茶”、爬山運動後方可大便,舌淡胖瘀暗,苔黃白厚膩,脈沉細;

予枳術丸加減,投三劑無效,後將原方中白朮劑量從15g加大至45g,增加3 倍用量,則有便意,大便通暢。

因此用藥劑量大小,一定要與疾病程度輕重相對應,方能藥到病除。



    二、藥性與藥用的取捨



   

邱老治病深諳藥性,用藥十分注重甄別同一類功效相同藥物之間存在着的藥性、藥效強弱程度差異,做到藥性、藥效的強弱程度與病情輕重程度絲絲入扣,這是取得良效的關鍵。


例如邱老善用的清熱類藥物中,認為:

鳳尾草、火炭母、敗醬草、蛇舌草、梔子、黃芩、黃柏、黃連

其寒性程度依次漸增,清熱燥濕之力依次漸強;


補氣藥中,沙蔘、太子參、黨蔘、黃芪

温熱之性依次漸增,補氣之力依次漸強。


    邱老注重方藥中藥性與藥用間的取捨,比如:

治療痰熱壅肺咳嗽的自擬連夏蔞杏湯,

方中用法夏取其化痰之用,棄其温燥之性,

而黃連則是取其苦寒之性,舍其燥濕之用。


邱老還常用:

麥冬配法夏,因法夏祛痰力強,但性温燥,不利燥痰咳嗽,故用麥冬甘寒清潤養肺之性,

邱老將此藥對形象地比喻為 “灑水掃地”,用於治療燥痰或痰熱咳嗽。


歡迎各位讀者,同道,老師分享,指正。








敬請期待下期→

分享邱老“用藥心法(2)”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繫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