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hcloth / 20210207 / [法制日報]敗訴問責或成雙刃劍

分享

   

[法制日報]敗訴問責或成雙刃劍

2021-04-08  washcloth

  昨日,武漢市政府常務會議討論通過了《武漢市行政應訴工作暫行規定》(下稱《規定》),該《規定》確定,因違法行政導致敗訴的,應當根據承辦人、審核人、批准人的職權職責、危害結果和過錯情節等因素,認定敗訴過錯責任,並按有關規定予以追究(11月6日《長江日報》)。

  武漢市各級行政機關目前平均每年遭遇大約七百餘件行政訴訟,審理結果中敗訴率為10.7%。總體而言,這個比例並不算高,但是提高依法行政水平依然任重道遠。

  在法治意識日益普及與強化的時代背景下,政府被百姓告上法庭早已是稀鬆平常之事,並不丟人。但是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吃敗仗,政府的公信力必然受損。過去,很少有管事的責任人為此付出代價,從而導致政府敗訴之後,形象“損而無感”。一個極端的例子,某地有個鄉鎮5年共打了20件行政官司,竟然敗訴18件,可謂“一敗塗地”,卻照樣安然自得。

  近年來,各地政府陸續出台“敗訴問責”制度,今年這方面的動靜似乎更大,武漢也是順勢而為。理論上講,有了既對事也對人的嚴厲“家規”擺在面前,今後各級行政主體出手之前的一舉一動,應該會多幾分掂量,起碼不至於輕舉妄動、毫無顧忌,這是前點制約;闖禍之後,行政責任人再也不會若無其事,穩坐交椅,這是後點制裁。

  不過,如果拓展開來充分考量“敗訴問責”,筆者不僅對此持謹慎樂觀態度,甚至有理由憂從中來。良願未必結良果,“民告官”的行政訴訟案件特質顯著,“隱情”複雜,遠不是一張白紙黑字的判決那麼簡單。劍指政府官員的“敗訴問責”制,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很有可能顯示出其一明一暗的“雙刃”性,暗之“刃”傷害的恰恰是本指望通過行政訴訟實現權利的普通民眾。

  目前的現實狀況,“民告官”已經屬於坎坷之路,不僅是百姓“性價比”最低的一種維權方式,而且勝算通常不大,結果大多“權(利)財兩空”。“敗訴問責”制的推行,讓責任主體由過去抽象意義上的“政府”具化為“人”,這在正面加大官員“敗訴”壓力的同時,背面其實也容易加大他們採取非常措施或息訟、或“扭敗為勝”的衝動。“民告官”從來就是一場力量嚴重不對等的博弈,為規避問責,強勢一方一旦志在必勝,就是錯了也會“想方設法”死扛。重要的是,他們根本不缺死扛的力量。而弱民一方,處境勢必由此雪上加霜。

  “強官”之強在於,政府各部委辦局手上皆擁有“富甲一方”的權力資源,中國式的官場生態裏,沒有誰敢拍胸脯説自己“超凡脱俗”。一個鍋裏吃飯,低頭不見抬頭見,行政與司法這兩個權力主體既然暫時並沒有形成理想中的格局,那麼,它們彼此之間存在心照不宣的互惠互濟,也就不足為怪了。事情到了這樣的份上,所謂“敗訴率”能否真實客觀地反映地方政府依法行政水平,是要打上問號的。筆者手上有一份材料,西北某市自三年前推出《行政敗訴過錯責任追究辦法》後,2010年比2009年的行政敗訴案件鋭減了70%,而2011年迄今,行政訴訟中政府更是“零敗訴”!

  因此我們有理由想到,“敗訴問責”制在對防範官員犯錯發揮警示作用構成某種“利好”的同時,對政府部門已錯之糾錯則構成反向“利空”。在經歷諸如行政複議等相關程序之後,老百姓迫不得已而遞上狀子“告官”,已經是他們實施權利救濟的“最後一根稻草”,如果連這根稻草都被稀裏糊塗地“瘦身”,官司打得還有什麼意義?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繫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