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亭律師事務所 / 待分類 / 雲亭法評|信託貸款資金轉入借款人監管賬户...

分享

   

【菜鳥集運自提櫃】雲亭法評|信託貸款資金轉入借款人監管賬户後,被監管賬户銀行挪用,信託公司是否應承擔賠償責任?

2021-06-02  雲亭律師...

信託貸款資金轉入借款人監管賬户後,被監管賬户銀行挪用,信託公司是否應承擔賠償責任?

作者/ 魏廣林 張昇立(北京雲亭律師事務所)

閲讀提示

受託人對信託財產負有善良管理義務,因受託人違背管理職責、處理信託事務不當致使信託財產受到損失的,受託人應當恢復信託財產原狀或予以賠償。信託貸款業務中,信託貸款資金已經進入借款人監管賬户,在受託人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監管賬户開户行挪用,導致項目因缺少資金未能按期完工,信託貸款資金不能按時收回,受託人是否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 裁判要旨 ·


信託貸款資金進入借款人監管賬户後,受託人對信託資金以及項目的進展履行了監管職責,及時披露了信託項目存在的風險情況,及時要求借款人及時履行支付信託資金利息義務,因借款人監管賬户開户行挪用資金導致信託項目未按時完工,信託資金無法按時收回的,受託人不承擔賠償責任。


· 案情簡介 ·


2004年11月,光大銀行太原分行委派的代表威廉公司、東閣公司與安信信託簽訂《項目貸款資金信託合同》,約定威廉公司、東閣公司為委託人和受益人,安信信託為受託人,由威廉公司、東閣公司各提供信託資金4,000萬元,用於新陵公司建設的公路項目,信託期限三年,信託財產應在信託終止後5個工作日內返還受益人。合同簽訂後,光大銀行太原分行將8,000萬元分別轉入威廉公司、東閣公司賬户,威廉公司、東閣公司再分別支付給安信信託。安信信託將信託資金以貸款的方式發放給新陵公司,進入新陵公司設立在光大銀行太原分行的監管賬户,新陵公司分批將信託資金轉入新陵公路的施工方萬通公司,用於公路建設。

貸款項目資金8,000萬元轉入新陵公司賬户後,新陵公司、萬通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李乙與光大銀行太原分行原私人業務部總經理賈某某達成默契,將新陵公路信託項目的資金中2,000餘萬元挪用。信託合同期滿後,因公路建設項目未能按期完工,使信託資金無法收回,安信信託無法在合同約定的期限內向威廉公司、東閣公司返還信託財產。

威廉公司、東閣公司以安信信託違背管理職責、處理信託業務不當為由,向法院起訴,要求安信信託賠償信託財產損失本金4000萬元及利息,一審法院對威廉公司、東閣公司的請求不予支持。威廉公司、東閣公司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駁回上訴。


· 裁判要點 ·


本案爭議焦點之一是安信信託在履行信託合同過程中是否存在過錯。其一,安信信託在信託合同履行過程中已經按照合同約定,在新陵公路信託計劃開始之初,將信託資金按照信託文件規定以及《貸款合同》的約定,將資金打入新陵公司開設在光大銀行太原分行的信託專户中,並在信託項目的進展中及時披露信託項目存在的風險情況,要求信託項目借款人及時履行支付信託資金利息義務並敦促其履行公路收費權質押承諾,對信託資金以及項目的進展履行了監管職責。

其二,從本案的資金流向和賬户實際控制情況來看,光大銀行太原分行實際控制了萬通公司開設在光大銀行太原分行的賬户,以及東閣公司、威廉公司、欣怡安公司在光大銀行太原分行開户後賬户由光大銀行太原分行使用,威廉集團沒有在這些賬户中發生過業務結算之情況,可以認定導致賬户資金被挪用是光大銀行太原分行實際控制了上述系列賬户所致,而非安信信託監管不力,故安信信託對此不應擔責。


· 實務經驗總結 ·


受託人在信託管理特別是在主動管理型信託中,應當恪盡職守,履行了謹慎、有效管理等法定或者約定義務,保護委託人的最大經濟利益。受託人的誠實、勤勉義務,應當包括以下幾個層面:一是善良管理人責任,依據法律規定或約定對信託財產進行管理,不得有損信託財產;二是信息披露義務,即全面、如實向委託人披露信託財產、項目情況和風險;三是及時止損,當信託持續會給投資人的權益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為儘可能地確保投資人的收益權,受託人經評估可決定提前終止信託,或者信託項目面臨違約或市場風險,受託人應及時採取措施保障信託財產安全。

對借款人來説,信託貸款資金監管賬户及其他銀行賬户應由自身控制,信託貸款資金應專款專用,避免遭挪用而造成項目延期。信託貸款資金監管銀行應加強風險內控建設,完善信託貸款資金的審批使用流程,履行資金監管義務。


· 法院判決 ·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在二審判決書“本院認為”部分就該問題的論述如下:

關於爭議焦點二,安信信託在履行信託合同過程中是否存在過錯。本院認為,安信信託並不存在過錯,理由是:

其一,安信信託在信託合同履行過程中已經按照合同約定,在新陵公路信託計劃開始之初,將信託資金按照信託文件規定以及《貸款合同》的約定,將資金打入新陵公司開設在光大銀行太原分行的信託專户中,並在信託項目的進展中及時披露信託項目存在的風險情況,要求信託項目借款人及時履行支付信託資金利息義務並敦促其履行公路收費權質押承諾,對信託資金以及項目的進展履行了監管職責。

其二,從本案的資金流向和賬户實際控制情況來看,貸款項目資金8,000萬元轉入新陵公司開設在光大銀行太原分行的賬户(752501880000077XX)後,其中2,000餘萬元資金並沒有真正用於新陵公路建設,而該部分被挪用的資金是通過開設在光大銀行太原分行的系列賬户萬通公司、東閣公司、欣怡安公司等賬户進行資金流轉。結合光大銀行太原分行實際控制了萬通公司開設在光大銀行太原分行的賬户,以及東閣公司、威廉公司、欣怡安公司在光大銀行太原分行開户後賬户由光大銀行太原分行使用,威廉集團沒有在這些賬户中發生過業務結算之情況,可以認定導致賬户資金被挪用是光大銀行太原分行實際控制了上述系列賬户所致,而非安信信託監管不力,故安信信託對此不應擔責。

案件來源:太原威廉企業策劃設計有限公司等與中國光大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分行等營業信託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0)滬二中民六(商)終字第228號、(2010)滬二中民六(商)終字第231號]


· 相關法律規定 ·


《中華人民共和國信託法》

第二十五條  受託人應當遵守信託文件的規定,為受益人的最大利益處理信託事務。受託人管理信託財產,必須恪盡職守,履行誠實、信用、謹慎、有效管理的義務。

《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法[2019]254號)

第七部分:關於營業信託糾紛案件的審理。從審判實踐看,營業信託糾紛主要表現為事務管理信託糾紛和主動管理信託糾紛兩種類型。在事務管理信託糾紛案件中,對信託公司開展和參與的多層嵌套、通道業務、回購承諾等融資活動,要以其實際構成的法律關係確定其效力,並在此基礎上依法確定各方的權利義務。在主動管理信託糾紛案件中,應當重點審查受託人在受人之託、忠人之事的財產管理過程中,是否恪盡職守,履行了謹慎、有效管理等法定或者約定義務。


· 延伸閲讀 ·


裁判規則一:信託投資的資產因主體破產轉換為破產債權的,受託人依在對資產的投資期間及破產期間法依約履行受託人責任的,不因此承擔違約責任。

案例一:盧某與山西信託股份有限公司營業信託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晉民終182號]本案信託計劃項下的債權在涉案破產重整程序中獲得清償後,仍享有就債權剩餘未獲清償部分對其他連帶債務人或其他保證人的追償權,且山西信託已對涉案保證人申請強制執行,執行回款金額還不確定。故,盧某作為本案信託產品的投資人,其最終損失目前不能確定。

眾所周知,信託產品為金融資產高風險類投資,其是否能達到投資人預期的收益存在不確定性,盧某主張的損失是投資本案信託產品的預期利益,實質上是要求受託人保本付息予以兑付。該主張忽略了信託產品的投資風險,與信託產品的特性相悖,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信託計劃出現兑付風險由聯盛投資公司無法支付回購價款引發,與信託計劃前期募集、成立及信託資金的劃轉沒有因果關係。

本案信託計劃在聯盛投資公司按期支付5個月回購價款後因聯盛集團實際控制人邢利斌突發事件而導致後續回購價款未再按時支付。2013年8月聯盛投資公司出現違約事項後,山西信託向聯盛投資公司及擔保人進行了催收,並於2013年10月與聯盛投資公司簽訂了《股權質押擔保協議》,將原信託計劃設置的10%及35%的2個股權第二順位質押擔保追加為第一順位質押,並辦理了質押登記。該股權質押在破產重整程序中被管理人依法確認,信託項下債權被確認為擔保債權,可以抵押物的評估價值優先受償。在呂梁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聯盛投資公司的破產重整申請後,山西信託申報債權並獲得確認,向委託人及時披露破產重整進展情況、徵求委託人對重整計劃的表決意見、督促管理人執行重整計劃。

本案信託計劃因聯盛投資公司未履行回購義務導致信託計劃尚未兑付,系該信託產品出現的市場風險,而非山西信託管理行為所致

裁判規則二:信託計劃繼續持續投資人的權益將面臨更大的不確定性,為儘可能地確保投資人的收益權,信託公司綜合評估信託產品的風險係數,決定提前終止信託計劃,其行為具有適當性、審慎性。

案例二:李培與中泰信託有限責任公司信託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2016)滬0101民初23030號]

被告提前終止信託產品是專用條款賦予被告的權利,被告行使該項權利具有合同依據。當然,通用條款就提前終止信託計劃設置了需要召開受益人大會等程序要件,但是,由於合同明確專用條款的效力高於通用條款,所以,被告在提前終止信託計劃時未召開受益人大會,並不構成違約。需要指出的是,被告作為信託合同的受託人,在行使上述權利時,須依照《信託法》的規定,本着保護委託人的最大經濟利益,踐行誠信、勤勉的宗旨。所以,被告在提前終止信託計劃時,是否履行了上述義務,才是本院關注的重點。

經查,涉案的信託合同的融資方系濰坊市投資公司,融資的利率為年化率13%,信託合同履行至2016年,濰坊市投資公司在5月份向被告發出書面函件,表示合同約定融資成本已經大大高於當時的融資成本,請求提前行使回購權。被告考慮到其具體的議價能力,以及信託產品繼續存續下去的風險,決定同意濰坊市投資公司的請求,提前終止信託產品。對此,本院同意被告的意見,認為其已經履行了誠信和勤勉的義務。理由如下:第一,本案信託計劃沒有約定固定的信託利益和信託期限,僅約定預期期限是5年、預期年化收益率是9.3%,涉案信託計劃被提前終止,並不違反合同關於預期期限的約定,何況原告在信託計劃終止時,所獲得的年化收益率已經達到合同約定的預期收益率;第二,此時,銀行1-3年的貸款利率為4.75%,而濰坊市投資公司的融資成本則高達13%,信託計劃除了需面臨包括銀行貸款利率下行壓力在內的金融風險和投資人的資金安全風險外,還需面臨被告對濰坊市投資公司的追索成功率的風險。所以,在此背景下,如果讓信託計劃繼續持續下去,投資人的權益將面臨更大的不確定性,為了儘可能地確保投資人的9.3%的收益權,被告綜合評估信託產品的風險係數,決定提前終止信託計劃,其行為具有適當性、審慎性。原告的相關意見,本院不予採納。

裁判規則三:受託人未披露或未如實披露信託項目相關風險信息,足以影響委託人的投資意向,受託人應賠償因違約給委託人造成的損失。

案例三:丁劍萍與山東省國際信託股份有限公司營業信託糾紛二審判決書[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20)魯民終2633號]本案中,根據山東銀保監局作出的魯銀保監罰決字[2019]26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可知,山東信託公司在涉案信託項目設立時未充分向丁劍萍披露風險信息,主要包括:弘毅藍色經濟V號信託借款人天富人防同時也是山東信託公司前期信託的借款人,藍色經濟V號信託成立時,天富人防在前期信託項下的2330萬元借款已逾期欠息;借款人開發的天富人防商城工程延期、多名客户退房、拖欠建築商款項,法院判決建築商對天富人防工程具有優先受償權。山東信託公司未將上述事項在信託合同以及可行性研究報告中如實、明確地向委託人進行披露,而是籠統表述為行業風險、市場風險、抵押物登記及變現風險、財務風險等。同時,山東信託公司還存在“信託成立時天富人防工程竣工驗收尚在辦理之中,地下商鋪尚未開盤銷售和招商營運;公司目前無重大涉訴情況,不會影響本次信託貸款資金的償還”等不實披露。本院認為,涉案信託並未明確是通道業務型信託還是主動管理型信託,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信託法》第二十五條的規定以及信託合同內容,山東信託公司負有向丁劍萍如實披露信託項目相關風險信息的義務。而本案中,按照理性投資者的通常認知,上述未披露信息及不實披露,足以影響丁劍萍的投資意向,山東信託公司未依法依約履行信息披露義務,構成違約,按照《資金信託合同》約定,其應當賠償因違約給丁劍萍造成的相應損失。一審法院認定山東信託公司在實施信託計劃期間信息披露並不存在明顯違反法律法規及合同約定的行為不當,本院予以糾正。因上述未披露信息及不實披露行為已足以認定山東信託公司構成違約並應承擔相應違約責任,故本院對丁劍萍主張的山東信託公司在資金監管、資料提供等其他方面的違約行為不再予以評述。

本文為“信託與資管”系列法律研究之一,由雲亭律所證券與資本市場專委會供稿。

聲明:本文章的內容不構成任何法律意見或建議,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僅供參考。如有具體法律問題,請按文末信息聯繫作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