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有個女孩比晴雯更像黛玉,她的命運暗示着黛玉的結局。湘雲恨寶玉維護黛玉,黛玉卻不滿別人把她跟唱戲的女孩比,而寶玉的那一個眼色更是落了痕跡。可實際上,我們發現齡官比晴雯更神似黛玉,她才是黛玉真正的影子。如果我們把齡官當做是黛玉的影子,她的命運與黛玉類似的話,那麼我們忽然就有了另外一種思路。除非,這是作者的有意所為,他用齡官的命運暗示與她相似的黛玉的結局。這是齡官的命運,也是黛玉的結局。
寶玉愛美,不但愛美女,也愛美男,初見蔣玉菡時,“見他嫵媚温柔,心中十分留戀”,可見蔣玉菡和秦鍾一樣,屬於柔美類型,這也是寶玉的審美。曹公對蔣玉菡的評價,寫在了80回後,脂批給我們提供了線索,就在寶玉與蔣玉菡交換汗巾子這一回,脂硯齋有批:“茜香羅、紅麝串寫於一回,蓋琪官雖系優人,後回與襲人供奉玉兄寶卿得同終始者,非泛泛之文也。”所以,這一回不是為寶玉而寫,而是為蔣玉菡與襲人而寫。
齡官和賈薔是什麼時候相戀的,小説中沒説,但猜也猜得出是賈薔奉賈珍之命到姑蘇採買女戲子籌建戲班時,齡官的出色才藝和美貌打動了賈薔,而賈薔一路之上的關愛有加和眉目傳情又讓情竇初開的齡官芳心洞開,於是上演了一場才女佳男的愛情故事。賈薔的婚事,自然必須得到賈珍的許可,以賈府的門第以及賈薔的身份,賈珍斷不會允許賈薔和一個賈府買來的戲子結婚,這是要被世人恥笑的。相對齡官和賈薔,小紅和賈芸的愛情就要幸運的多了。
再有,元妃是賈母一手調教,她的審美與賈母高度一致,所以第一眼能看到最美的齡官,就象第一眼元妃也一定會看上黛玉。但他曾經,是一個跟賈珍賈蓉廝混的人,是賈珍擔心各種流言影響到自己才放他出來自立門户的孤兒,是焦大嘴裏“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裏疑似的小叔子,是幫鳳姐整治賈瑞導致賈瑞致死的幫兇之一,是那個深諳權勢懂得潛規則的世俗之人。從留下來的八人名單裏我們知道,死去的有菂官,出去的應該是寶官、玉官和齡官。
賈薔的行為,在寶玉看來,他一心都在齡官身上,寶玉此刻也才領會到齡官寫薔字的深意,當然也第一次明白了愛情的意義,齡官可以説是寶玉的愛情導師。紅樓夢第五十八回,其他唱戲的孩子都被遣散,那幫不經意的孩子,如葵官、豆官、艾官等都指名提起,倒是那個特意提過的齡官沒有了交代,是作者疏忽,還是作者忘記,還是她的結局並不重要,還是她的結局早已隱含在書中,只是沒有明確的表達出來。
梨香院的戲子數量自始至終都保證在十二個人,缺了一個會馬上補進一個同行當的,比如小旦蕊官就是小旦菂官死了後補進來的。而齡官也正好是小旦,有不少朋友推測説,崑曲行當眾多,十二個人的戲班子,不太可能設兩個小旦,一定是齡官死了,補了菂官,後來菂官也死了,才有了蕊官——一年的功夫讓一個崗位上前赴後繼地死人,這種寫法會不會有點太驚悚?又或者,賈薔拿齡官沒辦法,又不忍見氣病而死,此前已經放走了齡官?
賈寶玉的缺點太明顯。賈寶玉的缺點太明顯齡官是賈府專為元春省親準備的十二個小戲子之一。(第十八回)剛演完了,一太監執一金盤糕點之屬進來,問:“誰是齡官?”賈薔便知是賜齡官之物,喜得忙接了,命齡官叩頭。齡官與賈薔的愛情,對賈寶玉震撼頗深。賈寶玉想不到齡官會不親近他而喜歡賈薔,就像讀書人也意外為什麼齡官會對賈寶玉不假辭色。最主要的原因在於齡官與賈寶玉不熟,雙方不接觸不瞭解,齡官也沒必要對賈寶玉發花痴。
《紅樓夢》中較多出現的是崑曲,它在其中豐富着眾人的生活,尤其是寶黛愛情,好像每件事都和崑曲有着息息相關的聯繫,崑曲有着很重要的作用。總之,因為崑曲中有很多地方都在講述愛情,所以它對寶玉和黛玉在愛情方面的領悟,有着很重要的促進作用,所以它會與他們的愛情有很深的聯繫,而且因為崑曲時時出現在人們的生活中,所以它自然而然就推動着情節的發展,因此崑曲是讀紅樓時不可忽略的一個重要部分。
王熙鳳自己對戲子沒有惡意,賈母和賈元春兩人又都喜歡聽戲。《紅樓夢》第六十回,因為茉莉粉事件,趙姨娘到寶玉房裏,將粉撒在芳官臉上,並指着芳官罵道:“小淫婦!你是我銀子錢買來學戲的,不過娼婦粉頭之流!我家裏下三等奴才也比你高貴些的,你都會看人下菜碟兒。”芳官那裏禁得住這話,與她對罵,説出了“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幾”的話來,兩人為此大打出手,事情傳開之後,藕官、蕊官葵官、豆官,四個人一起圍攻趙姨娘。
戲子、寶玉及其他。寶玉正尷尬,賈薔提着鳥籠回來,然後寶玉就看到齡官和賈薔拌嘴。給藕官解了圍後,寶玉問藕官為什麼燒紙,藕官讓他去問芳官。在寶玉知道藕官的故事之前,寶玉病了。從齡官和藕官身上,我們知道這些戲子都非常可愛,就像寶玉讚美女兒説的:“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鍾於女兒。”然而,這些可愛的女兒們是否因為她們的可愛美好就很幸福呢。十二個戲子,有的出家了,如芳官、藕官、蕊官,有的病死,如菂官、齡官。
紅樓夢:賈母給過林黛玉兩個丫環,一個是紫鵑,另一個是誰?“賈母便留下文官自使,將正旦芳官指與寶玉,將小旦蕊官送了寶釵,將小生藕官指與了黛玉,將大花面葵官送了湘雲,將小花面荳官送了寶琴,將老外艾官送了探春,尤氏便討了老旦茄官去。當下各得其所,就如倦鳥出籠,每日園中游戲。”賈母不僅給林黛玉指派了藕官,還給寶玉指派了芳官。寶官和玉官扮演的角色是小生和正旦,恰與藕官和芳官扮演的角色相同。
有四個戲子拿了遣送費回家,其他的人分給各個主子做了丫頭:文官==賈母 正旦芳官==寶玉小旦蕊官==寶釵 小生藕官==黛玉老外艾官==探春 老旦茄官==尤氏 大花面葵官==湘雲 小花面豆官==寶琴。芳官是藕官的好友,是同被賣到賈府,能抱團取暖朝夕相處的好姐妹,然而,她並不理解藕官,不論是和蕊官纏綿,還是每節燒紙祭奠菂官,她都認為藕官“又瘋又呆”,“可笑”得很。在寶玉知道藕官的故事之前,寶玉大病。
原因出在林黛玉身上。林黛玉是賈寶玉心中的女神,不僅長相漂亮,而且氣質優美,一個戲子能有林黛玉的長相已經很難得,又有林黛玉的氣質,這樣的女人在賈府裏自然會受到關注。賈元春省親,單獨讓她唱戲,賈薔揣摩她的心意,讓她唱《遊園》、《驚夢》二出,,但是齡官自為此二出原非本角之戲,執意不作,定要作 《相約》《相罵》二出。但是秦鍾是秦可卿的弟弟,是賈蓉的小舅子,為了維護賈蓉的面子,賈薔準備出手教訓金榮。
品讀【菜鳥集運自提櫃】遇見黛玉與齡官。還有甚者,寶玉見齡官不理他,便進前來坐在齡官的身旁,賠笑央求她唱《嫋晴絲》,不想齡官見他坐在自己旁邊,忙抬身起來躲避,且正色説道:“嗓子啞了。前兒娘娘傳進我們去,我還沒有唱呢。”沒想到在賈府裏備受長輩呵護和丫鬟下人吹捧的寶玉竟遭到齡官如此棄厭,齡官帶給寶玉的這種距離感,讓寶玉第一次領悟到原來世人都是各人得各人的愛和眼淚。深愛着寶玉的黛玉又怎能置身事外?
流水自有意,落花更無情——也説齡官與芳官。草頭名字的小戲子有芳官、藕官、菂官、蕊官、葵官、荳官、艾官、茄官。有幾個小戲子的名字沒有草頭,她們是文官、寶官、玉官、齡官。是啊,苓官,這個名字多好,雅緻,不俗,又與芳官、藕官、菂官、蕊官的名字成一系列,可是曹公莫名其妙地選了個“齡”字。她與藕官、菂官、蕊官是好友,藕官與菂官從台上“夫妻”到台下“夫妻”,菂官死後,藕官又與蕊官恩恩愛愛,儼然“夫妻”。
青青子衿|漫談崑曲對《紅樓夢》的作用。本文試從崑曲對《紅樓夢》作者的影響、文本中的崑曲描寫和崑曲對《紅樓夢》的傳播影響三方面探究崑曲對《紅樓夢》的作用。崑曲與曹公的淵源。在2010版電視劇《紅樓夢》中,導演將崑曲賦予《紅樓夢》的美更生動地展現出來。筆者從以上角度漫談崑曲對《紅樓夢》的作用,文章論證有不甚嚴謹之處,角度也有待拓展,還望方家指正,也希望更多崑曲與《紅樓夢》的愛好者更深入地研究這一問題。
《紅樓夢》結局,寶玉是不是和史湘雲走到了一起?曹公是不是在前幾回暗示過?二、張道士送給寶玉一個金麒麟,卻丟在園子裏,後被湘雲拾到,與自己的麒麟剛好是一對,並引發“陰陽論”,此回的回目卻是:因麒麟伏白首雙星,這不得不令人遐想連篇,難道他們白頭到老?從假語存角度看,作者設計的結局是,因史家先於賈府治罪,史湘雲視為賈府私藏罪屬,史湘雲被先行處理,被賣為官妓,後投水自殺,其丫鬟翠縷被扔進枯井中砸死。
齡官:一個最卑微的戲子,用一個最高貴的靈魂,活成一個最美的人。榮國府原本沒有戲子,只是為了賈元春省親,所以才買了十二個小戲子回來。《紅樓夢》第五十八回《杏子陰假鳳泣虛凰 茜紗窗真情揆痴理》一回中,清明之日,賈寶玉到後花園閒逛,忽然發現山石之後有火光,近前之後才知道,藕官在燒紙錢祭奠他人,賈寶玉再三追問,藕官不願意開口,讓她去問芳官。留下的人中有文官、芳官、蕊官、藕官、葵官、豆官、艾官和茄官。
十二官的小名兒分別是文官、寶官、玉官、齡官、菂官、藕官、蕊官、茄官、芳官、葵官、豆官、艾官。從名字來看,菂官、藕官、蕊官、茄官、芳官、葵官、豆官、艾官這八官都是帶草字頭的。“齡官、菂官、藕官、蕊官、茄官、芳官、葵官、豆官”點草頭。藕官後來曾在清明節時為她燒紙,被大觀園的老婆子所看到,後藕官被賈寶玉“救下”,賈寶玉回到房間後,找到芳官,引出“假鳳泣虛凰”菂官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出場。
《紅樓夢》最唯美的虐戀,不是寶黛愛情,這對戀人的結局又悲又虐提起《紅樓夢》裏的虐戀,首先想到的是寶黛愛情。其實,《紅樓夢》中唯美的虐戀情深只有一對,就是賈薔與齡官的愛情。齡官是梨香院十二個小戲子中的翹楚,賈元春省親當晚獨獨喜歡她,還吩咐賈府好生教養,待遇遠比賈府那些大丫頭們要強很多。齡官的悲劇在於她的忐忑不安錯付了,她對賈薔有情感到迷惘,殊不知賈薔對她也是一往情深。
齡官唱戲唱得很好,所以在賈府裏他的地位也比較高,寶玉無聊的時候也會去找她給自己唱戲,但是齡官可不是誰叫唱戲就會唱的,齡官不僅沒給寶玉唱,而且元春讓進宮的時候她也沒唱。黛玉喜歡寶玉,齡官喜歡賈薔,賈薔也是賈府的一個少爺,齡官和他之間的差距非常大,可是這並不能夠阻止他們兩個人相愛。賈薔怕齡官悶在屋裏無聊就花了一兩八錢銀子給她買了一隻小鳥來玩,大家都説好看就只齡官説他在笑話她,於是賈薔就把小鳥給放了;
紅樓夢裏,她比黛玉更悽苦。所以,齡官也是恨賈薔不懂得自己。從文中可知,賈薔應與賈璉賈蓉的關係會更好一些。齡官是賈府買來唱戲的小戲子,因為貴妃娘娘和賈母的喜歡,可以得到更多的照顧。黛玉如果不能和寶玉愛戀有一場結果,那黛玉仍舊是大小姐,但是齡官卻會處在一個很尷尬的地位,也許她連賈府這個落腳安家的地方都會沒有的,這場愛情是一場沒有勝算可言的賭注,賭贏了她會一個艱難生活,賭輸了會有一個更加悲慘命運。
寶釵根本不可能懷孕!寶玉和寶釵最後有孩子嗎?現在的通行本,賈府的結局還算是圓滿的,高鶚對寶玉和寶釵的結局設定是寶玉中了舉人,他跟寶釵似乎也有了孩子,高鶚通過“蘭桂齊芳”做了暗示,蘭是指賈蘭,桂最然就是寶玉的孩子了。寶釵跟寶玉結了婚,卻沒有得到該有的温情,這正是她的悲劇和薄命所在,判詞裏説她“金簪雪裏埋”,也許暗示的正是寶玉對她的態度,或説她最終的結局。
林黛玉最後離開賈家,客死異鄉,曹雪芹借兩個小戲子埋下線索。賈寶玉剛剛遭遇了一大堆堵心的事回來,先碰到大有林黛玉風采的齡官畫薔,又遭遇了寶官玉官在怡紅院雨中玩水,他渾身淋濕,怒極還踢了襲人一腳,可謂喝口涼水都塞牙。賈家遣散梨香院之時,芳官等都留了下來,寶官、玉官和齡官卻都走了。玉官是正旦,指黛玉。曹雪芹當不會放下寶官和玉官不管,八十回後,寶官玉官一定會再次出場,那時候她們還是一雙,賈寶玉卻只剩一人。
黛玉的翻版---齡官!其容貌可以説和黛玉相差無幾,第三十回借寶玉的眼來看齡官的容貌: 只見這女孩子眉蹙春山,眼顰秋水,面薄腰纖,嫋嫋婷婷!齡官與黛玉相象,不止寶玉,別人一眼也能看得出來!她愛賈薔,愛到深處一個人在地上畫他的名字,這個舉動並不是人人都會作得出來的,相信黛玉也不敢這樣作,黛玉最外露的也不過是寫幾首詩在寶玉給她的手帕上!可以説齡官是黛玉的翻版,在她身上,也從另一面預示了黛玉的命運!
寶官和玉官名字中帶“寶、玉”,分明是影射賈寶玉和林黛玉的關鍵。寶官是小生,玉官是正旦,司職與藕官和芳官一樣。寶官、玉官第一次出場,是在賈寶玉和林黛玉清虛觀打醮回來打架和好後,賈寶玉在王夫人房中調戲了金釧兒,跑進園子裏看見“齡官畫薔”,突遭暴雨淋濕,跑回怡紅院踢了襲人一腳時。寶官便説道:“只略等一等,薔二爺來了叫他唱,是必唱的。”賈寶玉去找齡官時,又一次見到寶官和玉官,上次齡官畫薔後見到寶官玉官。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